当前位置:旅游_酒店预订_旅行社_旅行_旅游网两性工作着是不快乐的?
工作着是不快乐的?
2022-09-20

什么时候,我们的工作竟然有了如此之多不快乐的理由?有多少是外因?又有多少是内因?在事业的成败决定着大多数人的前途与命运的今天,我们如何应对工作中的不快乐?对很多人来说,解决了这个问题,也就是解决了人生的基本问题。不久前,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牵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次“工作幸福指数调查”,结果显示:1.超过50%的人:对薪酬不满意;2.超过50%的人:对直接上级不满;3.接近50%的人:对自身的发展前途缺乏信心;4.接近40%的人:不喜欢自己的工作;5.40.4%的人:对工作环境和工作关系不满意;6.16.4%的人:与同事的关系不融洽;7.11.5%的人:对工作力不从心;……不快乐状之一:何时我会有所改变主人公:李锦;年龄:25岁;职业:幼儿园教师不快乐理由:对自身的发展前途缺乏信心情绪状态:厌倦从中师毕业,一直在做同一份工作――幼儿教师。每日与小朋友打交道,当过小小班、小班、中班和大班的班主任,却要身兼大人与孩子的双重角色。因为面对小朋友,当你用成人的话与他们沟通失败后,必须模仿他们的语气和非常不逻辑的用语,告诉他们做这个做那个,应该这样应该那样。转眼,我已经25岁了,过了五年这样的生活。有一天照镜子,看到皱纹悄悄地挂在眼角,而嘴唇习惯性地瘪成小孩子们说话的样子,胃部一阵痉挛,刹那,我意识到厌倦或者厌烦早就一日又一日地沉积在我心里。作为一个幼儿园老师,我很敬业;但作为一个女孩子,我缺少生活的空间。从幼儿园到宿舍,从宿舍到幼儿园,星期一到星期五,就这样呆板地过着日子。星期六和星期天,我几乎都待在宿舍里看电视或者网上冲浪与网上购物。有时怀疑,自己是一个没有魅力的人,为什么朋友这么少呢?倏忽,又反过来安慰自己,不是自己比别人差,而是没有更大社交圈子让我认识更多的人。犹豫了很久,还是去报了那个以前被我唾弃的自学考试。一方面,我的工资虽然勉强够用,却还是经常遭到衣着时髦同事的冷眼,另一方面,虽然我的工作得到领导的肯定,但他总是因为我的学历低,而将各种学习进修的机会给其他学历高而业务肯定不如我的同事。另外,我隐隐地感到:我渴望在准备考试的过程中,忘却更多的烦躁而专心致志地投入某种安静的状态中去。事实上,学习是无法令人忘却交友的渴望的。我很后悔,我为什么不去报电大?这样,在偌大的教室里,又有机会在课间认识一些有相同趣味的人。第一次我报考了四门,只通过了两门,让我感到沮丧。晚上,一个人时,手到话筒边又停住了,打给谁呢?朋友还是同事?有谁会愿意在此时听我的牢骚?难道要打给父母吗?在晚上10点打给他们,他们准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?唉,我无奈地离开电话,上床睡觉。第二天早上,我早早起床去单位参加一年一度的优质课评比活动。我站在教室中央,像一个机械人那样做我平时做的事、说我平时说的话。我在模仿幼儿与引导幼儿上是有天赋的。下课铃响起后,我看到听课的领导与同事们点头与微笑,而我并无满足感。不快乐状之二:我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主人公:李东海;职业:资料员不快乐理由:不喜欢自己的工作,看不到未来情绪状态:沮丧我毕业七年了,七年来,我每天都做着相同的事,就是在办公室发呆。最近我发呆发得比较有创意:间歇性睡眠,大概每40分钟打个盹儿,而后在领导出现在我办公室的前一秒钟醒来,迅速坐好,装出忙碌的样子……我看不到我的未来,更别说什么快乐。坐机关就是坐牢,区别只是有的人把自己坐成了“监狱长”,有的人一直是囚犯。我就是后者。七年来,我最兴奋的时候就是前几年考公务员的那段时间,想当年我也是中文系的高材生,考试我还不会吗?我兴奋地学习,兴奋地背题,兴奋地参加考试,直到――知道自己考上的那一刻。我不骗你,知道自己考上的那一瞬间,我竟然那么失落,我在那一刻才知道有多么寂寞和无聊,我宁肯没考上继续考,好让自己有事做,也不想再这么过下去。我觉得自己早就退休了,提前很久就开始享受退休生活了。我看上去年龄很小,细皮嫩肉的,很多跟我接触过的人都说我的心已经老得快掉渣了。是啊,天天在那条件舒适的办公室里坐着,没有什么悲喜,也没有什么力气活儿,当然细皮嫩肉的;什么正经事都没有,就是干坐,心能不老吗?其实我不是没事可做,我是资料员,但我是世界上最痛恨资料员这份工作的资料员。我也想过混个一官半职的,也曾努力过,但我天生不是那块材料,试了几下就没信心了。做官我没能力,下海我没条件,辞职我没勇气。我发现我只有在自言自语的时候,才敢直面自己的软弱与失败……不快乐状之三:看老板72变主人公:铭蓝;年龄:24岁;职业:助理不快乐理由:对直接上级不满情绪状态:随时可能“爆炸”我的直接上司是一个刚过而立之年的女士,她的特点就是决策总是变来变去,让我难以琢磨她的最终想法而导致了我的工作她总是不满意。今年夏天到了,各个办公室都需要用空调,由于空调遥控器管理的问题,我的办公室没有遥控器,启动我屋子里的空调必须用领导屋子里的遥控器。那天领导给了我一个电子邮件,大致的意思是,办公室的空调遥控器能不能每个屋子备一把,具体事情与物品管理员联系。我二话没说,立刻找物品管理员了解情况。遥控器为什么少了一把?是今年发放的时候就少了还是发放的时候不少在使用中丢失了?物品管理员说,是去年收取的时候就少了一把,不是今年的问题。于是我问管理员咱们能配一把吗?管理员说,没问题,150元就可以配一把。距离领导给我发邮件后不到两个小时,领导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,问我,遥控器的问题怎么样了?我把我与管理员的沟通情况告诉了她,她立刻问我,配一把多少钱?我说,150。她说,那就不用配了,你屋子的空调和我屋子的空调可以通用,你需要的时候就来拿这屋的吧。同一天的下午,我们需要开空调,接下来我的一系列动作是这样的:敲领导的房门,示意她我来拿遥控器,拿到遥控器,打开空调,再敲领导房门,在我还没有把遥控器放到她桌子上的时候她不耐烦地说,就放在你屋子里吧,别总敲我屋子的门。我委屈、气愤、焦虑,我真想哭,到底怎样做才对?遥控器备不齐不对,付费配不行,借用还回来还不对。借了东西及时还这是做人最基本的礼貌,也许我不及时还回去她还会说,你不知道你把遥控器拿走了我这里没有了啊?你不拿回来我用什么?像这种变来变去的事情在工作中不胜枚举,她曾经在12小时之内对一个事情的决策变了三次,如果这些变动只是需要和内部员工调剂还好,有些是需要我与外部沟通的,所以我总觉得自己很为难。不快乐状之四:健康+自由=金钱?主人公:球球;年龄:实际29岁,经常被误以为39岁;职业:电视台编导不快乐理由:工作与生活发生冲突情绪状态:靠憧憬辞职后的生活而勉强度日电视台有句笑话:女人当男人使,男人当畜生使。我今年29岁,所有初次见到我并知道我年龄的人都这样说:哦,29岁呀,你看起来很成熟……这尚属文明的表达方式,我碰见过一位东北的大姐,在饭桌上直接地“称赞”我:“那你可真够显老的了!”我是显老,但这只是近几年的事――拜我目前的工作所赐――我是电视台编导。很多人都说:这么牛的工作,你还嫌什么啊!是,是挺好,有社会地位,有钱,有挑战,还能广交天下朋友……可是,除了这些,就什么都没有了,而“没有”的,恰恰是最重要的:健康与自由。有几次去制片人那儿领钱,看着自己赚的那一厚沓钞票,我不撒谎,我真的哭了,那可都是血汗钱啊!是我用健康、睡眠和一个个节假日换来的啊!最夸张的一次,是为了赶一台上级临时安排的晚会,一个星期只睡了三个小时。那次我发誓:完事儿后我直接找老板辞职去!资本主义社会也不至于这么黑暗吧!活儿干完了,我半个月内一下就成功减肥7斤!可我终是没有辞职,因为就是那次任务的收入,就足够一个三口之家脱贫了。我为此很瞧不起自己,为了钱,我这样值得吗?我做这份工作三年了,在这三年里,我的茂盛生长了20多个春秋的头发,已经零落了;我曾经也堪称粗壮的腰身几乎已不盈一握;还有我昔日饱满的脸蛋,也已无限沧桑。惟一丰满起来的就是钱包,我想了一万次明天就不干了,下周就不干了,下个月就不干了,但是一看到日渐饱涨的银行账户,我就软了。可是,反过来说,健康都没了,要那么多钱干吗呢?我现在理性一些的想法是再干一年,过了30岁生日我就立马走人,然后用我的血汗钱去留学。这样想着,也觉得自己算是累得其所了吧。员工快乐才是企业生产力中华英才网总裁张建国从我接触的情况看,工作幸福不幸福与文化传统有很大关系。我们从小接受来自家庭的教育是,长大要光宗耀祖,作为家长更是望子成龙。所以我们工作后也总期待着可以挣大钱、当大官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父母的养育之恩。而欧美一些国家则没有类似的教育,他们并不过多地期待孩子可以挣大钱、当大官,只希望他们能参与社会工作,并能把它做好,然后有时间再去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,并从中得到满足。两种不同文化背景,使人们工作之初所背负的东西不一样,国人所背负的相对就多些,压力就大些,不满足感就容易逼近我们。不同的行业,行业中不同的企业,都会有不同的管理制度、薪酬标准,是否合理很难有一个统一的标准,但有一些基本的东西是共同的,比如对人的尊重。我国有些私营企业老板,对员工就缺少尊重,想骂就骂,他们认为我花钱雇你,当然有这种权力,这对于一个普遍意义上的人而言又怎么能接受呢?自然会有不快,也自然会适时选择离开。再有,企业是否关注员工的需要,也十分重要。企业除了要给他们提供合理的薪酬、提升机会外,同时也应注意他们增长知识的需要。作为企业,一般都希望员工进入工作岗位后就发挥作用,但到一定的时候,员工如果自身得不到提高的话,他们就会产生不满情绪,他们会觉得企业只是一再地使用自己,而并不关注自己的发展。所以企业适当为员工提供培训机会,是十分必要的。这不仅可以使员工体会到企业对他个体的关注,同时也可以使员工在工作能力上得到一定提升,对企业发展也是很重要的。可以说,员工快乐是企业的生产力,这应该是一个双赢的结果,而并非双输的结果。一天到晚被狼追北京电视台主持人元元熟悉我的朋友说过,我好像不知疲倦似的,一直在向前跑。在11年里我相继创办了几个栏目,制片人兼任主持人,在电视里我挺能耐,精彩独到的新闻点张口就来,其实,那些话都是半宿半宿不睡觉琢磨出来的。因为喜欢,所以愿意付出。但因为太辛苦,也会有抱怨。观众的认可,我在感动之余,又觉得压力很大。这种压力和忙碌的生活相结合,很容易使人变得焦躁不安,工作的乐趣也就越来越少。早上一睁开眼睛,我就会着急:明晚播什么?哪里有好的新闻线索?片子又不够了……一天到晚,好像有狼追着似的。看见别人在街上溜溜达达,我特羡慕,什么时候我也能有这样悠闲的脚步?我们一期一期赶制新的节目,说家长里短的事儿,有批评讽刺,也有温暖鼓励。想想,为什么观众喜欢咱们的节目?那么多选择他到点就守着“第七日”,又怎么能辜负这份厚爱?所以每次做了一期好节目,词儿也好、题材也棒,观众都喜欢,那种快乐真是说不出来。如果没有此前痛苦的积淀,又哪有快乐极致的释放?不过这种执著还真不好劝人家。多少文学爱好者,一写就是几十万字的小说,看得编辑眼睛酸疼,可因为才气有限,难成气候……使错了劲还麻烦呢!兴趣和天赋能结合的工作,才是你的第一选择,快乐指数也会比较高。

(责任编辑:zxwq)